有限与无限的游戏

"Finite and Infinite Games"

Posted by Shane on June 17, 2017

我这两周一直在看詹姆斯·卡斯的《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是一本很有哲学味的书。詹姆斯·卡斯为了解释自己的推导逻辑定义了很多新的概念,深入细节的时候,常常要往回翻,读的断断续续;后来我刻意放弃了对部分细节的深究,通读下来之后感觉全书想说的道理其实并不晦涩,他把对世界、对人的认知放到一个游戏框架内,阐述了一种 游戏观

詹姆斯·卡斯认为:

世界上只有两种类型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 有限的游戏,其目的在于赢得胜利;无限的游戏,却旨在让游戏永远进行下去。 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边界。 有限的游戏具有一个确定的开始和结束,拥有特定的赢家,规则的存在就是为了保证游戏会结束。 无限的游戏既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也没有赢家,它的目的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入到游戏本身中来,从而延续游戏。

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会和之前一些想法产生联系。

01 获胜

书中讲到如果是一个纯粹的无限游戏玩家会超脱胜负,戒贪、戒嗔、戒痴。但作为一个俗人,我觉得无限游戏的定义反而指出了一种获胜的方法:

首先要保证游戏处在不会被其他参与者终结的状态;如果当前的状态对自己有利,那就快速终结游戏攫取胜利;如果当前的状态对自己并不利,那就要追求延续游戏,等到状态、环境想自己倾斜。就好像孙子兵法里说的,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

不光如此,这本书同时还给如何延续游戏提供了线索。游戏由规则、裁判、参与者、观众这四个部分组成,想要延续游戏,其实就是需要改变游戏规则,让即将获胜的参,让游戏可以继续。很显然这个诉求是符合除了即将获胜者之外所有参与者的需求的,同时也很容易符合观众的需求,因此一种延续游戏的有效战略就是:

连接参与者,连接观众,影响裁判。

02 学习

书中的一个章节说动的艺术作品,认为创作是创作者将对自己看待事物角度,自己的思想的一种表达,是对欣赏者的邀请。欣赏者看艺术品不单单是看这个东西在自己认知水平上的一个投影,更应该顺着创作者角度延续对其它事物的探索,可以是一个没有尽头的过程。

我想到的是学习,欣赏艺术品的这个思考过程不就是我们平时学习的过程嘛。老是说好的学习者应该会如何举一反三,如何举一反三?至少做到两点。

第一,升级自己的认知;既然每一件作品都是创作者认知的投影,那么就可以从作品中学习创作者的认识。画家就去看别人为什么这么画?产品经理就去分析别人的产品为什么设计成这样?从作品中找到那些不同于自己的想法,消化、吸纳。

第二,将新的认知放在更广阔的场景下实践;就像《传习录》中说一样:”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 当我们对某个领域有了新的认知,当然要到实际场景去应用,去检验。只有经过实践,才能发现其中的问题,才可以指明继续学习的方向。

03 行动

书中说无限的游戏既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它的目的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入到游戏本身中来,从而延续游戏。

这让我想到身边的两种人,一种不轻易加入游戏,他们做事之前要做很充分的准备,给自己设定一个 Ready 的状态,如果觉得自己没有到这个状态,就不参与游戏;另一种是随时可以参与游戏,在游戏中学习所需的技能,但在一开始他们得经历一段很长的新手期。

相较两种方式主要区别其实是第一种方式能保证一但参与游戏就有一定的竞争力,而第二种则可能会在初期出现因为缺乏竞争力,而过早退出竞争的结局。

这两种方式很难说孰优孰劣,但我会更倾向于第二种,因为我觉得相信第一点的人低估了两件事情:

第一,方法论的通用性;当一种方法上升到理论层面的时候他是有很强通用性的,很多时候需要更新学习的是具体的手段,但思考、推理的逻辑是相似的。这样看似跨度很大的两个行业,其实真真需要学习的东西并没有之前想的那么多。

第二,时间是存在扭曲场的;看似每个人每天都是24小时,但是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时间并不同步,有些人会有一年的新手期,而对于有些人则只需要一个月。这个差别主要和学习的能力有关,其次和时间的使用效率有关。所以会学习,能自律的人所需学习的时间也相对的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