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生活中的那些决策误区

"Behavioral Decision Theory"

Posted by Shane on June 6, 2017

前两天看了一本书《别做正常的傻瓜》。这本书书名起的奇奇怪怪,其实是写人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熟视无睹的决策误区。读这类书,不会说原来是一个很不理性的人,然后一下子就变得完全理智了;只能说是让我们认识到自己在很多时候是不理性的,从而在决策的时候多几分理性。

我还是很喜欢读这类书的,喜欢把这类书放在手边,每每遇到需要重大决策的时候,就拿出来翻翻,提醒自己。

《别做正常的傻瓜》前前后后一共介绍了 14 种思维误区( 如上图 ),没办法全都说一遍,这里就介绍一下风险决策中的三个理论。


期望值理论

期望值:在概率论和统计学中,一个离散性随机变量的期望值(或数学期望、或均值,亦简称期望,物理学中称为期待值)是试验中每次可能结果的概率乘以其结果的总和。换句话说,期望值是随机试验在同样的机会下重复多次的结果计算出的等同“期望”的平均值。( 来自维基百科

期望值理论是我们比较熟悉的,面对多个候选项的时候,选择期望值较大的那个。例如现在有两个选择:

  • A 100% 的概率得到 800 元人民币;
  • B 70% 的可能性得到 1000 元,30% 的可能性什么都得不到。

计算 A 和 B 的期望值分别是:

  • E(A) = 100% X 800 = 800 元
  • E(B) = 70% X 1000 = 700 元

在这个例子里我们很容易确认选择 A 是更加明智的。但是当我们需要在生活中运用「期望值理论」做决策的时候,就会发现每个结果出现的概率并不像做题,是给定的。而要估计一个结果出现的概率则依赖于长期有意识的学习。

有一种特别明显的错误,就是意识到概率的存在,但是没有给这个概率一个精确值,从而导致决策时期望理论的缺位。

就好像某些人在想要不要加入创业的时候犹豫不决,这些人中一部分目标是明确的:希望通过创业获得财务自由,同样的这部分人也认为创业的成功概率是很低的,但是他们没有对这两个认知都赋值。所以脑子里创业的收益期望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无从选择。


期望效用理论

接着咱们再来看看决策时,当期望值都相同怎么办?这个时候就需要引入__期望效用理论__了。

期望效用:在微观经济学、博弈论、决策论中期望效用理论(英语:Expected Utility Theory),是一个效用理论,指在风险情况下,个人所作出的选择是追求某一数量的期望值的最大化。这个理论最早在1738年由丹尼尔·伯努利提出,该假说用于解释赌博和保险中的期望值。( 来自维基百科

再来看一个例子

假设现在你初到魔都闯荡,身无分文。但是你人品爆发中了个奖,有两种奖励方式,你可以在下列两种奖励方式中选择一个。

  • C 得到 1000 元;
  • D 在一个装有 1 个黑球,1 个白球的箱子里摸球,如果摸到白球,则得到 2000 元,摸到黑球,那就什么都得不到。

计算 C 和 D 的期望都等于 1000 元,如果仅仅按照期望值理论,那么我们应该对选择哪个结果都无所谓。事实上,很明显在这里例子里面绝大数人会选择 C 。

因为当我们身无分文的时候,钱对我们的效用不是线性的,而是边际递减的。在上面的例子之中第一个 1000 对我价值非常大,可以用来解决衣食住行问题,而第二个 1000 我们的作用可能就没有第一个那么大了。

也就是说我们在计算 C 和 D 期望之前,先计算了收益的效用值,我们假设上例中,第一个 1000 的效用系数是 1 ,第二个 1000 的效用系数为 0.5 ,重新计算:

  • EU( C ) = 100% X 1000 X 1 = 1000 元
  • EU( D ) = 50% X 1000 X 1 + 50% X 1000 X 0.5 = 750 元

由此可以看到在身无分文这个场景下,效用会发生变化,我们真正追求的是最大化效用,而不是单纯的追求最大期望值。


前景理论

通过引入边际效,期望效用理论很好的解释了期望值理智的人该如何选择的问题,可现实生活只会比模型更加复杂,来看下面的例子:

假设你现在的资产是 3 万元,今天你被强制要求参加一个有戏:

  • H 直接损失 5000 元;
  • I 可以抛一次硬币,正面朝上则不用承担损失,反之,则损失 10000 元;

在另一个场景下,你的资产是 2 万元,这次是你中奖了,有两种奖励规则:

  • J 直接获得 5000 元奖金;
  • K 还是抛一次硬币,正面朝上则奖励 10000 元,反之则没有奖励;

如果是你,会怎么选择?研究发现大部分人会选择 I 和 J 。这里两个结果在期望上是一致的,但存在着明显的风险偏好矛盾。结果 I 指向的是风险喜好的,但就是同一个在结果 J 中又体现出了风险厌恶的行为。

为了解释这中行为,1970年代,卡内曼和特沃斯基提出了前景理论,主要可以用四大规律来概括。

  1. 确定效应:处于收益状态时,多数人是风险厌恶者。
  2. 反射效应:处于损失状态时,多数人是风险喜好者。
  3. 损失规避:多数人对损失比对收益敏感。
  4. 参照依赖:多数人对得失的判断往往由参照点决定。

简言之,人在面临获利时,不愿冒风险;而在面临损失时,人人都成了冒险家。而损失和获利是相对于参照点而言的,改变评价事物时的参照点,就会改变对风险的态度。

其实风险喜好和风险厌恶本身并没有高低优劣,作为一个理性的决策者,应该是保持自己一贯的风险偏好,而不要随得失的变化而随意变化。


小结

说了那么多,并不是说学了这三个理论就是优秀的决策者了,现实遇到的问题往往都更加复杂,不单单需要了解指导理性的决策的方法,还要在这些方法中还渗透了很多我们自己的主管判断。比如对效用的判断,这个就是因人而异的,这个需要的是内省的能力;再比如对于结果可能性的判断,则又往往依赖于个人对信息的掌握,以及对特定行业的认识。

所以说决策最终是一个说服自己的过程。我们需要这些方法,以及不断的练级让说服的过程更加的客观。

如果大家对这类内容感兴趣,可以翻翻《别做正常的傻瓜》这本书,不过这本书已经挺难买到实体书了,而且在几个主流的阅读 APP 里也没上架,所以我自己在网上搜罗了一个电子书,大家可在公号( 勰门歪道 )内回复 别做正常的傻瓜 下载。